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太阳发芽

天下无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某些人某些事儿  

2010-01-26 20:53:52|  分类: 那些人,那些事儿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听着一些事情,想起一些事情,记起一些事情,什么感觉,空空的想起拈花微笑的故事。

邱洪标说,钱存够了,不过看来去不了西藏了,那时候要考报关员。不想误人子弟,也不想委屈自己,所以不安分的想要别的选择,不知道算不算追求。

我也不知道,或许算是吧。之前他下乡去支教的时候说过,做老师,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,每天备课上课,看着一群群孩子在自己的眼前成长,人生最大的乐趣莫过于此了。可是那样的日子并不适合他,他有太多的事情要做,应该说,他想做太多的事情,所以,也注定做不了老师。我想也许是的,从大一认识他到现在,他没有一天是安分过的,不是想怎么拯救人,就是想怎么领导他的兄弟姐妹。他和小马都是同一类型的人,也许就像潘潘说的心里有点沧桑感的人。怎么样都好,报关员要考的内容好像还是挺多的,希望他如愿。西藏嘛,以后有时间再去也一样啊。

看了泽旺用瘦金体写的《临江仙》他说,比以前的像样了点吧。的却,比以前写的好多了,挺喜欢他写的字。高中时候他写的那首好像是《蝶恋花》被我软硬兼施的要了过来,还记得我夹在第二册的历史书里面,高考的时候用“破釜沉舟”式的把书,一本不漏的扔掉了,那幅字我忘了拿出来,所以也扔掉了。想起来都觉得挺可惜的也挺不好意思的。他在忙毕业论文了,写完论文就得毕业了。之前他说过想要升本的,那是以前的想法了,时间不对,所以想法也不对了。原以为还有机会和他一起上课,看来很久的将来都是不可能的了。他忽然问起我有什么打算快毕业了。我竟然说不出来,他只当我在犯傻不告诉他。呵呵,姑且这样算吧。前些天和大佬说到这问题,也是只有一个说,什么结果都没有,想也是空想而已。忽然想起暑假时候金龙说的“焦虑”这个词儿,或者,就跟这个有关吧。怎么感觉自己最近慢慢的在琢磨一个字儿一个词儿的意思,真是……

陈玲今天忽然说要过来找我,有点慌张,感觉只想一个人呆着。暑假时候大佬在的那个星期我说要去看她的,可是竟然把她给忘记了。看到她发过来的短讯:看来,我等不到你来看我,我就得走了。陈将也说,好几年前你就说下次了,但是有哪一次的下次是和我们一起出去的?忽然觉得自己真的好残忍。很久没有见过她了,上次是两年前和仙玲一起去看她的。算起来我们认识也有八年了吧,八年不算长也不算短的时间,走了一遭回来,该不一样的已经不一样,应该一样的还是原来的样子。就像林富旺,说好了不去找远祯的的,可是一转身,还是忍不住去看她了,还不是和几年前一个样。这些人,那些事。

啊旭同学这几天似乎失踪了的样子,上线没见过他,发信息也不曾回。我想,他也许在黯黯的想着什么吧。每次都这样,有什么事情就自己躲起来,谁也不见。每次问到,都总是说,跟你说也白说,给不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,也罢。也许吧,我能怎么样。我想,他应该回来了吧,他不说,我也没有要问的习惯。隐居也算是一件挺好的事情也挺适合他的,纷纷扰扰的日子过多了,偶尔安静点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儿。金龙还没有放假,说想家了,可是还不能走。这算不算有家不能归?我也不知道。日子逐增,发现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生活和世界了,相互间想要见上一面也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